我的 2019

写在前面

中学时期已过,生活不再是反反复复的学习,年度总结也有得写了。

2019 是我诞生的第十八年,回想起来,这一年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:精神出问题、身体坏掉、志愿被调剂。当然,也有按照普通人生计划走的事情:高考、大学入学、成年。另外,我在许多方向做了些许尝试,发现了自己喜欢的很多东西。

在生活上

精神出问题,人也随之坏掉。由于某个无法改变的现实原因,以及长年以来的强迫思维,高三开学不久后负面情绪达到阈值,顷刻间爆发。在一段时间内被 OCD 取代了真正的内心,抑郁情绪也在心里反复翻涌。生与死的界限变得模糊,变得经常考虑死亡的可行性,然后再被理性一一否决。舍曲林吃和没吃一个样,甚至会让我长期精神紧绷,仅是来自外界的细微干扰也时常会吓我一跳。
心里出问题,这个事实被理性了解得一清二楚。坐以待毙不是我的风格,要潇洒,要始终浪漫。以自救为动机的我推开了变态(abnormal)心理学的大门。这个领域,真正地让我触碰到了人类最为脆弱的一面。同情自己,也同情那些更严重的精神症患者,一边面对恶魔,一边努力地活着,实属不易。查阅了很多资料后,对所谓顺其自然,为所当为。有了自己的理解。
何为自然?窗外的冷风、天空的太阳就是自然,婴儿诞生、树木凋零也是自然。而 OCD 让我违背自己的自然,后果便是精神崩溃。从某刻起,我决定遵从自然,接近自然。自然中的自己无限接近于洞穴外的美景,而被困在 OCD 中的自己只能看着墙上的影子生活。因此,我将自然视作自己的主,我成为了一个泛神论者。
我所做的这一切,只是为了拯救自己,但却恰好叩开了哲学领域的大门。原来我一直思索的问题已经有前人思索,这让我十分欣喜,原来高中课本上枯燥无味的“哲学”并不是哲学,真正的哲学是如此有趣(同时也更加无用),我的理想就是做个无用的 thinker。
由于长期地精神压抑,病了一场,在医院躺了半个月。十分感谢父亲母亲,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予我关怀,父母是真正能够无所保留为我付出一切的人。这场病让我明白了生命的脆弱,明白了父母的无私,明白了精神决定机械的肉体。以后精神状态不能过于压抑,压抑会毁掉本就是一具机械的身体。
六月七八号,我经历了高考,为中学时代画上句号。值得一提的是,监考老师是两年的班主任和高一地理老师,原来如此,结束更意味着新的开始。高考不过如此,几个小时,几张卷子,将我送往不同的地方。
志愿填报的时候,每个志愿都填了 CS、EE,最后却吃了一波调剂,让我不得不感叹生命之轻。没事,问题不大,条条大陆通 CS,准备考研了。就算我不是科班生,不也呆在图书馆嫖着书看得津津有味,正如现在手边放着一本《Linux 基础及应用教程》,我拿专业课门门都考60分,有何问题呢?
关于感情问题……这里似乎没什么好写的。

我看的书

反而上了大学以后却看得少了,值得反省。

  • 《天黑以后》
  • 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  • 《围城》
  • 《我心中尚未崩坏的部分》
  • 《月亮与六便士》
  • 芥川龙之介的一些短篇
  • 《这才是心理学》
  • 《变态心理学》
  • 《改变心理学的五十个实验》
  • 《苏菲的世界》

田村为理想出走,最终却回到现实,脱离现实的理想原来死气沉沉。
许多人最后都活成了方鸿渐的样子,一如歌词“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被偏爱的却有恃无恐”。
即使后悔出生到这个世界,却仍要继续活下去,这也是一个觉悟吧。
火光映红了半片天空,理想在火中燃烧,最终归于天际,留下一堆漆黑的粉末嘲笑无药可救的现实。有的人出生在异地,究其一生都在追求回到理想中的故乡。

在我的领域

至今仍在尝试不同的方向,还是很菜很菜的。
目前的技术栈停留在 C# 做桌面程序,PHP 和传统的前端搞 web。问题是两者都还不够深入,都还在处于半斤八两的状态,这样真的不行,欠缺深入,欠缺打磨,一定要摸到底,理解透彻才行。下一年要在这两个方向分别作出令我满意的作品。

人不可能有全才,找到一个方向钻研下去才会有结果。下一年要确定具体的发展方向,只不过喜欢的太多了,似乎一个方向并不足以消磨掉满溢的热情。

走好,2019。

你好,2020。

发布者

Yukino

凡心所向,素履所往。

《我的 2019》上有1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