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八岁

二零零一年到二零一九年,十八个年头从指间溜走。我也从当初那个天真浪漫的小孩子变成了今天的这幅模样。(自认为现在也很浪漫)其实我早早地就有了成年人的偏见,有了成年人「污秽」的东西,不想狡辩,我就这样大大方方地承认吧。

到现在为止,理想主义始终被我放在首位,我努力让自己活得更加自由。尽管有那么些时候会碰壁,但我抹抹鼻子,相信换个方向也能抵达终点。十八岁,可以很清晰地察觉到「自己」的时间在减少,甚至察觉最后「自己」也会消失殆尽,但没关系。消失是存在的一部分,如同村上所说“死亡不是生的对立面”。以往的这些年,我如田村卡夫卡,从现实中莫名其妙地消失去,遁入理想世界中。可真正地到了那里才发现,所谓的理想仍然是人类的小玩意,它又会重复,最后成我们现在的文明。而我现在处于一个回归社会的过程,带着理想主义返回社会,接受现实,并希望能改变现实。姑且让我把那句话改一改:愿我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

「0」在当下,「1」在未来,现在由我自己来定义。想做什么去做,想学什么去学,反之亦然,这就是我所理解的自由。

以前的我经常受人帮助,有了他们才有我的现在,才能有这个十八岁,请让我继续厚着脸皮说:以后的日子也请多多关照。越长大越有责任,不仅是对家人朋友,也对陌生人,对这个社会,甚至对国家。现在不是八九十年代,我不必再以“为中华崛起而读书”来贴上红旗标签,但意义犹在。

以此篇纪念我此生唯一的十八岁,至此搁笔。

发布者

Yukino

凡心所向,素履所往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