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在孤岛上迎接黎明》死是生的延续

《我在孤岛上迎接黎明》是王小波的短篇小说。书中的“我”在小时候认为宇宙和永恒是无限的,包括我在内的人却是有限的,我每每想到这眼前就会出现寂寞的大海,人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死前的游戏……

我喜欢写诗,然而上百首以内仅仅有几首是“好诗”,更可怕的是我甚至都不知道这“好诗”是怎么写出来的,这让我懊恼不已。

我同学生一同出海后遭遇了海潮,当我把学生全都推上小船上后,自己却被没有浆的小船带画到孤岛上。

我独自在荒岛上迎接黎明。太阳初升时,十万喇叭齐鸣。在黑暗尚未退去的地方,十万支蜡烛燃烧。在这样的情景下,我心中的某一部分被触动,似乎一把锋利的剑穿过内心,而我感觉到的,是愉悦。字句在我眼中燃烧,我完全凭自己的灵感写出了属于自己的诗篇。我把它刻在石头上,反复刻了数遍,让它不会被岁月抹去。我终于找到了对抗死亡的方法,让死作为生延续。

我也时常考虑活着的意义是为何,如果活着就是为了走向死亡,那“活着”岂不是无聊透顶。这篇小说给了我另外一种活着的灵感:在这个世界留下什么东西。它将作为我生的延续,永远存在于这里。由此可以解释我为何要做开源项目,我为何要开这么一个博客,我为何要写下这些文字——让我能够坦然面对死亡,让死作为生继续存在。

我的 2019

写在前面

中学时期已过,生活不再是反反复复的学习,年度总结也有得写了。

2019 是我诞生的第十八年,回想起来,这一年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:精神出问题、身体坏掉、志愿被调剂。当然,也有按照普通人生计划走的事情:高考、大学入学、成年。另外,我在许多方向做了些许尝试,发现了自己喜欢的很多东西。

在生活上

精神出问题,人也随之坏掉。由于某个无法改变的现实原因,以及长年以来的强迫思维,高三开学不久后负面情绪达到阈值,顷刻间爆发。在一段时间内被 OCD 取代了真正的内心,抑郁情绪也在心里反复翻涌。生与死的界限变得模糊,变得经常考虑死亡的可行性,然后再被理性一一否决。舍曲林吃和没吃一个样,甚至会让我长期精神紧绷,仅是来自外界的细微干扰也时常会吓我一跳。
心里出问题,这个事实被理性了解得一清二楚。坐以待毙不是我的风格,要潇洒,要始终浪漫。以自救为动机的我推开了变态(abnormal)心理学的大门。这个领域,真正地让我触碰到了人类最为脆弱的一面。同情自己,也同情那些更严重的精神症患者,一边面对恶魔,一边努力地活着,实属不易。查阅了很多资料后,对所谓顺其自然,为所当为。有了自己的理解。
何为自然?窗外的冷风、天空的太阳就是自然,婴儿诞生、树木凋零也是自然。而 OCD 让我违背自己的自然,后果便是精神崩溃。从某刻起,我决定遵从自然,接近自然。自然中的自己无限接近于洞穴外的美景,而被困在 OCD 中的自己只能看着墙上的影子生活。因此,我将自然视作自己的主,我成为了一个泛神论者。
我所做的这一切,只是为了拯救自己,但却恰好叩开了哲学领域的大门。原来我一直思索的问题已经有前人思索,这让我十分欣喜,原来高中课本上枯燥无味的“哲学”并不是哲学,真正的哲学是如此有趣(同时也更加无用),我的理想就是做个无用的 thinker。
由于长期地精神压抑,病了一场,在医院躺了半个月。十分感谢父亲母亲,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予我关怀,父母是真正能够无所保留为我付出一切的人。这场病让我明白了生命的脆弱,明白了父母的无私,明白了精神决定机械的肉体。以后精神状态不能过于压抑,压抑会毁掉本就是一具机械的身体。
六月七八号,我经历了高考,为中学时代画上句号。值得一提的是,监考老师是两年的班主任和高一地理老师,原来如此,结束更意味着新的开始。高考不过如此,几个小时,几张卷子,将我送往不同的地方。
志愿填报的时候,每个志愿都填了 CS、EE,最后却吃了一波调剂,让我不得不感叹生命之轻。没事,问题不大,条条大陆通 CS,准备考研了。就算我不是科班生,不也呆在图书馆嫖着书看得津津有味,正如现在手边放着一本《Linux 基础及应用教程》,我拿专业课门门都考60分,有何问题呢?
关于感情问题……这里似乎没什么好写的。

我看的书

反而上了大学以后却看得少了,值得反省。

  • 《天黑以后》
  • 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  • 《围城》
  • 《我心中尚未崩坏的部分》
  • 《月亮与六便士》
  • 芥川龙之介的一些短篇
  • 《这才是心理学》
  • 《变态心理学》
  • 《改变心理学的五十个实验》
  • 《苏菲的世界》

田村为理想出走,最终却回到现实,脱离现实的理想原来死气沉沉。
许多人最后都活成了方鸿渐的样子,一如歌词“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被偏爱的却有恃无恐”。
即使后悔出生到这个世界,却仍要继续活下去,这也是一个觉悟吧。
火光映红了半片天空,理想在火中燃烧,最终归于天际,留下一堆漆黑的粉末嘲笑无药可救的现实。有的人出生在异地,究其一生都在追求回到理想中的故乡。

在我的领域

至今仍在尝试不同的方向,还是很菜很菜的。
目前的技术栈停留在 C# 做桌面程序,PHP 和传统的前端搞 web。问题是两者都还不够深入,都还在处于半斤八两的状态,这样真的不行,欠缺深入,欠缺打磨,一定要摸到底,理解透彻才行。下一年要在这两个方向分别作出令我满意的作品。

人不可能有全才,找到一个方向钻研下去才会有结果。下一年要确定具体的发展方向,只不过喜欢的太多了,似乎一个方向并不足以消磨掉满溢的热情。

走好,2019。

你好,2020。

冷 夜

陌生的城市凄冷的夜晚,我对未来毫无概念。如果明天不会来该多好,如果我不曾存在过该多好。

我能看到那个地方,那里夜空星辰遍布,月亮占满了半片天空。那里的海面被抹上天空的色彩,男孩女孩牵手坐在沙滩边的断木上。那里一片晴空,屋檐下的阴影是温暖的黑暗。

那里不用考虑时间的存在,片刻便是永恒。

如果死亡可以拯救别人,我会怎么选择

看完《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怀梦美少女》,本来打算娱乐看看的,但剧情却出乎意料有些深度。

剧中抛出一个问题:已知我的死亡可以使翔子获得生命,是避开还是继续走向这条线?

我真的真的不想看麻衣哭泣,也不想听理央颤抖的声音。我深知死亡意味着什么,但我还是会选择自己死去,对不起。

即使是这样懦弱的我,也有勇气直视死亡。
自己与别人的生命,我会选择别人。
潜意识就会做出这样的选择,我无法改变。
对不起,喜欢我的人们。

死不是生的对立面,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。

《挪》村上春树

可能也有自私的成分吧,因为死亡真的能一了百了。

十八岁

二零零一年到二零一九年,十八个年头从指间溜走。我也从当初那个天真浪漫的小孩子变成了今天的这幅模样。(自认为现在也很浪漫)其实我早早地就有了成年人的偏见,有了成年人「污秽」的东西,不想狡辩,我就这样大大方方地承认吧。

到现在为止,理想主义始终被我放在首位,我努力让自己活得更加自由。尽管有那么些时候会碰壁,但我抹抹鼻子,相信换个方向也能抵达终点。十八岁,可以很清晰地察觉到「自己」的时间在减少,甚至察觉最后「自己」也会消失殆尽,但没关系。消失是存在的一部分,如同村上所说“死亡不是生的对立面”。以往的这些年,我如田村卡夫卡,从现实中莫名其妙地消失去,遁入理想世界中。可真正地到了那里才发现,所谓的理想仍然是人类的小玩意,它又会重复,最后成我们现在的文明。而我现在处于一个回归社会的过程,带着理想主义返回社会,接受现实,并希望能改变现实。姑且让我把那句话改一改:愿我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

「0」在当下,「1」在未来,现在由我自己来定义。想做什么去做,想学什么去学,反之亦然,这就是我所理解的自由。

以前的我经常受人帮助,有了他们才有我的现在,才能有这个十八岁,请让我继续厚着脸皮说:以后的日子也请多多关照。越长大越有责任,不仅是对家人朋友,也对陌生人,对这个社会,甚至对国家。现在不是八九十年代,我不必再以“为中华崛起而读书”来贴上红旗标签,但意义犹在。

以此篇纪念我此生唯一的十八岁,至此搁笔。

改变不了的改变

对未来期待着,迷茫着,恐惧着。

我渴求着未来会有所不同,却不知自己要有什么不同,恐惧着这样的生活:毕业工作结婚过完这一生。

如果一切努力都是以此结尾,那努力有何意义?

为何要活着?目的是为何?我为何存在于此?我是个什么东西? 我面前的所有真的有意义吗?

看着谈笑风声同学,看着地铁站来来往往的人流,看着校园里手牵手的情侣……
怎么也想不出生命的意义在于何处。

高中老师、军训教官,说他们已经固定了人生,已无法再有改变,说我们应该有所不同。

但是,我们应该有什么不同呢?毕业工作后,生活也随之固定了吧,也逃不出和他们的套路吧?

说什么改变,所有都已被决定,我们只不过是走过程罢了。

于是 琉璃Craft 就这样开始了

琉璃Craft名字来源于最喜欢的黑猫w

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开一个服务器,能赚到钱是不可能了x

想想我入门计算机可能是从做Minecraft服务器开始。
从PE版本到PC,从插件配置开始感受到英语对计算机的重要性。

琉璃Craft其实已经3岁了,最初它叫做雾失之暮。
雾失之暮是一个1.8.9的纯净服务器,短暂的两个月就结束了一周目,我也进入了高中时期,人生的转折点。

https://mc.yukino.co/
琉璃Craft 官网